揭開政府高官(依「合理推測」前省主計處處長有此嫌-詳內述)欲強逼為細姨,而運用權勢迫害「大學畢業、高考及格公務員」之一生之內 情                                                                                                                                                     李鐘靜                     



  查本人為大學畢業、特考、高考及格,於民國七十年初數年在前省稅務局主計室服務,除該機關主計室主任為用私人運用權勢、所屬部屬群眾對我多所所害,上級機關前省主計處與司法機關亦本於「政府機關聯合、官官相護」之不法心行,「既對於有眾多不法犯行之眾多公務員予以非法包庇,反對我行政與司法迫害,故意棄置於我有利之據不猶偽謂其不存在,而憑空之故入我莫需有之罪刑一年四月」詳情請上網址www.com.url.tw 查看。其中亦涉及政府高官運用權勢對我迫害,欲藉之逼迫「大學畢業、特考、高考及格」之我,「投懷送抱」為其細姨以遂其私欲目的之內情-因「大學畢業、特考、高考及格」身為「最重氣節知識份子」之我,是絕不會自願作出此種「自貶身價、斯文掃地,且有違道德及違法之舉」。

  於我民國七十四年出獄返家後之某日,由外返家之家母對家父說有一其先生在省府機關上班之其牌友,對其說是因上述政府高官為遂納我為其細姨逞其私欲目的,藉之對我迫害,家父猶要其不要和我說-另參後述。

  在約民國八十年附近時,某日有一前省財政廳(亦是前省稅務局之上級)官員打電話給我,謂彼等太欺負人了,要我去上班,如前述,此本就是行政、司法機關聯合既包庇不法反憑空對我迫害之案件,既知彼等太欺負人對我迫害,就該還我司法、行政之公道,而不是要我去上班就算了,我當然不接受。於民國八十七年我花費十餘萬元在自由時報登「揭開政府眾多不法,要政府還我公道」一文(因中國時報不敢登)後之某日,一前省稅務局之人(二)人員對家兄謂「要給我復職,要我不要鬧事」,如前述,此一經由司法定讞方致我去職之案件,當然亦是要經由司法平反後,方能依程序對我復職(並要對我作司法冤獄、之前多年之薪水賠償),而不是之前之不法迫害不理,要我再去上班就算了-此並非復職,我當然亦不接受。於民國約九十年附近,某日我與另一女子在監察院門外抗爭時,男子由監察院出來即過來當著我與另一女子面,對我說「不要再抗爭了,抗爭沒有用,此事件係因我的主管(如前述,含前省稅務局主計室上級)政府高官欲藉之要我做其細姨;又謂要去附近單位看看有無職缺,要我去上班」,如前述,我當然不會接受。   

  縱令之前我從未聽過我的主管政府高官運用權勢對我迫害,以藉之逼迫我作其細姨之說,惟由具有權威性、公信力之監察院傳出此一訊息,亦能讓我有充份之理由「合理之相信」此說為真實;且縱令我從未聽人說過其人是前省主計處處長林鎧藩,依「合理之推測」,其亦有此嫌,詳後述前省稅務局主計室主任譚劍鋒為用私人-原該室課員(我即接該職缺)後稅務特考及格借調在該室尚在實習中之稅務員胡克和,運用其與課長紀養吾藏匿我檔案以為陷害,且在我因稅捐處未依規定檢附足夠單據報銷,其卻要我通過,於請示其是否要向上級報備較為穩妥際,即遭其無端責罵,並隨即降調我去作辦事員工作,其後並運用所屬對我排擠迫害(詳前述網址),故此欲強逼我為細姨之主管高官自然絕非對我十分厭惡且迫害不斷之

  而在很早即遭降調後,每月是單純之綜編各稅捐處送來之報表,根本未「因業務」與任何上級主管認識、往來,(在降調前亦然),故當然不可能是與我互不認識之上級主管即莫名平白之運用權勢迫害我一輩子,要我作其細姨(且光憑彼亦無此能力-前省稅務局主計室主任亦然);而在前述前省稅務局主計室主任對我不法迫害後,我曾向前省主計處長報告,並蒙其召見兩次關心;於民國七十一年我在省訓團受訓時之某晚,於學員在課堂修習時間內,因其時我身體不適,故未參加,其(似是臨時決定)至其處對學員講話,其隨即能在眾多學員中,輕易之發現我缺席,並當即公開詢問其他學員「為何我沒來,可能是怕其問我問題,所以不敢來」,隨後又曰「其『每次』看到我,都是我個人」,彰顯出其對我注意、關心及對我生活細節之觀察入微。依理,祇有像其這樣「具有高位且至少與我互為相識」的人,才有可能會「因對我有私心」,而運用權勢對我迫害,欲藉之逼迫我作其細姨,且是一輩子,並也才有此能力-事實上,符合此要件的「我的主管政府高官」,亦祇有其一人。

於前省主計處長調往台北行政院主計處副主計長後之某日,前省稅務局主計室有傳閱應是前省主計處書面詢問是否要自願請調至他處之公文,我未請調有其才有權調職;其時已是檢察官在收到譚劍鋒要其早日將我起訴函之次日,即顧偵查程序尚未依法終結-警察對我誣控之犯嫌事實,都尚未告知我,承簿案亦都未傳訊人,而謂「我犯行已足堪認定」,將我提起公訴之後;而在這附近時日之某日,於我下午下班時,突有一不知是何單位不認識之女子過來和我說「我以後會調職,並且我以後也許會當立法委員」,我當然不會離開我的父母請調至他處。於其後不久,我即被法院非法羈押及判刑而據家母對家父之轉述,前述其先生在省府機關上班之家母牌友,其實於其時,已對家母明說「是因我的處長喜歡我,故欲藉此事件要我作其細姨」-惟縱令未曾有人明說該高官是誰,是否可明按住在南投中興新村省府宿舍之人俱是省府機關之員工、眷屬-含前述家母之牌友,彼等所說之關於「我的主管高官欲藉此事件,要我作其細姨」之話語,當然是由省府機關流出,而「無風不起浪」,依理言,本就可能會有一定之可信性;且如前述,其後,復由具有權威性、公信力之監察院亦傳出「我的主管政府高官藉此事件要我作其細姨」,故我抗爭無用之訊息,則依理當更可讓人「合理之相信」此說為事實),如本文所述,均可「合理之推測」前省主計處處長有此嫌-以此,亦可映前述家母牌友之話語顯然應非隨便信口亂說之瞎謅胡謅,且因其根本不知我認識眾多上級主管(含前省財政廳、主計處上級)之情形(其他一般省府員工、眷屬也一樣),依理,其當亦無法能如此「精」之作此一「合理」之瞎謅胡謅。

  當然,果是前省主計處長因對我有私心,運用權勢迫害,欲藉之逼迫我作其細姨,為了其顏面及政府之形象,亦絕不會承認;但「冤有頭、債有主」,果其絕無可能與此事有干,我亦絕不會虛辭誣衊其有此嫌;而「舉頭三尺有神明」,天底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此一我的主管政府高官運用權勢迫害我,欲強逼我作其細姨之事,如前述,在相關政府機關內已有不少人知悉此事,早就已是「不是祕密的祕密」了,故果是其,則縱令如鴕鳥般之將頭埋在沙堆裡,片面強加否認之欲自欺亦絕欺不了人。且如前述,「行政與司法機關聯合之既包庇不法,反憑空對我迫害」之事實是已極瞭然(詳見網址內所述),故果是其,在於公之官官相護既包庇不法,反對我不法迫害外,縱令不敢承認其尚存有藉之迫我就範作其細姨,以遂其私欲目的之私心,都絕不能否定其參與迫害我事實之存在。

  於此,我要對運用權勢迫害我一生之主管高官說一些話,即令其未有妻室欲娶我為妻,都還需要經過我的同意,不能用強復何況,既有妻室,就該安份,縱令未迫害我,都不可蹧蹋我要我堂堂「大學畢業、高考及格」之公務員讀書人,自貶身價降格之去作其細姨(按我從無與任何高官私底下見面,更從無於何高官面前說過或承諾有關感情之何話語)尤且是為逞自己之私欲,不顧我的意願,為要我無義務之配合降格之去滿足其自己之一己之私,運用謀略、權勢迫害我且是一輩子,以為即可玩弄我於股掌之中之任其擺佈,加諸我與父母巨大之傷害、痛苦後,猶想我去對其投懷送抱之作其細姨,更是癡心妄想。真是讓人懷疑究竟是其智力有問題,還是權勢沖昏了其腦袋,以為祇要有權勢,即可任意之迫害別人,然後,還能要之去遂其私欲。對於一個迷信權勢萬能、自恃工於心計權謀,偏執、自私,顧自己,不懂得尊重猶仗勢凌人恣意傷害別人的人,是永遠不會明白「沒有個人可以在運用謀略、權勢去算計、傷害別人後,還能奢求從其處得到真愛的」;看來,「絕對的權勢即絕對的腐化」,真是永遠不變的真理。希望其永生永世都別再和我有任何瓜葛糾扯,也希望其來生以後別再運用權勢、謀略去算計、迫害別人了,除了傷害別人、損及己身陰德外,復無法藉之遂自己之所願,絕對是損人不利己的事。   

  此一政府對我不法迫害一生之案件至今已近三十年,始終拒絕還我司法、行政之公道,我除要繼續對政府抗爭,爭取弱勢者之人權(於民國八十餘年開始先後在監察院、總統府外舉白布條抗爭多年,前數年因要照顧年老行動不便之老母暫停數年未去抗爭,現因老母已過逝,決定自今年十月初起去桃園國際機場大門外之走道邊持續抗爭【另參後補註內所述】,身穿二上書中、英文白布條縫製之衣服向全世界控訴前述台灣政府之不法迫害)外-「政府可以迫害我,因其有強權,我也可以犧牲,因我莫可奈何」,但我絕不能平白犧牲,誓必對其抗爭到底,也請大家注意在我揭開政府眾多不法(對前述政府高官運用權勢迫害我一生,欲藉之逼迫我為其細姨一事,我已隱忍近三十年,決定不再容忍,而將之公佈於、爭取弱勢者之人權際,彼是否會因惱羞成怒,而對我再度之迫害,不論明(再度故入我以莫需有之罪刑)或暗-於我之前揭開政府眾多不法,要彼還我公道後,彼不但不如前述之還我公道,於我騎機車於馬路上時,猶發生幾次怪異之交通事故。

 :我前於101/7/9去桃園國際機場大門外靠牆柱之寬敞走道邊,身穿二上書中、英文白布條縫製之衣服向全世界控訴前述台灣政府之不法迫害,行使憲法賦予我合法擁有表達意見以維權益之權利際,民航站業者及航警局非法阻撓,於我向民航局反映後,彼依前二者所述,於101/8/30發函回以台端當日所處之桃園國際機場第二航廈入境『2號門前』之地點,係屬於『航空站進出』旅客所使用之『公共通道』;台端當日之舉雖無喧嘩鼓譟等行為,然已引起在場民眾側目及騷動且向警方報案,顯有妨礙乘客使用、影響安寧秩序之嫌,尚有違反民用航空法第119條之31項第5款(於航空站游蕩或滯留,致妨礙乘客通行、使用或影響安寧秩序)之虞」。惟其時本人是站在「航空站(第二航廈)入境大門外旁邊靠牆柱之寬敞走道邊」,並非是在該局所偽謂之「第二航廈入境2 號門前」-航警局其時尚有錄影、拍照蒐証,即可明根本不妨礙其他乘客之通行、使用(而本人於十數年前即出來站在遠較之狹窄之監察院、總統府前人行道路邊表達意見【包括於下班之尖峰時間內】,從無警察機關認定本人此舉即妨礙其他人之通行、行用,而不能行使合法表達意見之權利,更可足之);惟該局卻偽謂本人係站在「第二航廈入境2 號門前」,而謂本人顯有妨礙乘客(進出航空站)使用通道之嫌(且如其時本人確站其處,妨礙乘客進出航空站,則航警局早就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開單處罰了,更足確無此事),以非法剝奪本人合法表達意見之權利行使。

而該局亦謂處是屬於「航空站進出」旅客所使用之「公共通道」(公眾通行之走道),即已承認其處是「航空站外」,「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三條第一項第三款中所定義之「人行道道路」-專供行人通行之騎樓、走廊(縱令其處歸私人所有,亦不得非法阻撓、強奪公眾合法通行、使用之權利),而不再是「大門內方是航空站」之航空站定義(即令其處歸民航業者所有),固根本已無「需在航空站內實施」始有會否可能違反民用航空法第119條之31項第5款規定及之虞之問題存在,且民航業者、航警局當亦不得非法阻撓、強奪民眾合法通行、使用(包括民眾得在人行道路邊合法之表達意見)之權利。

並彼亦自承其時本人並無喧嘩鼓譟等影響安寧秩序之行為,則縱令在本人於航空站外靠牆柱之寬敞走道邊和平理性之表達意見以維權益際,有「民眾側目,騷動(按其時根本無此事)且向警方報案(依法,如民眾報案亦需要有本人違法之事証始可-如誣告,亦需負責,否則當不能在本人未違法之情況下,即以此為藉口,妄加非法侵害本人合法表達意見之權利行使,且如民眾在本人未鼓【煽】動之情況下側目騷動致妨害安寧秩序,亦應由彼自行負責,而不能要本人為之負責,以非法剝奪本人合法行使表達意見之權利,致憲法所保障之人民有表達意見之自由權利淪為空談)」之行為,惟該局既無法說出何法規定於前述情形下,本人即為「顯有妨礙乘客使用、影響安寧秩序」,而不得再繼續行使此權利,則當然不能即平空之妄謂本人前述之舉「顯有妨礙乘客使用(如前述,彼係偽謂本人站在第二航廈入境2 號門前,故謂本人顯有妨礙乘客【進出航空站】使用通道之嫌)、影響安寧秩序之嫌,尚有違反民用航空法第119條之31項第5款之虞(如前述,根本不存在違反此款規定及之虞之問題,且該款亦未明定有違反該款之虞者即為觸法)」,以非法剝奪本人合法行使表達意見維護權益之權利-且「集會遊行法」亦祇明定負責人在集會遊行時要負責維持「參加者」之秩序,非謂對於「旁觀者」之側目、騷動致妨害安寧秩序之行為亦要負責且該法亦明定對於合法舉行之集會遊行以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予以妨害者(-妨害彼等合法行使表達意見之權利),要負刑責(對個人之合法行使表達意見之權利當亦不得非法妨害、剝奪),則更可知該局要本人在合法行使表達意見之權利際,還需對旁觀民眾如有側目、騷動致如有妨害安寧秩序情形之行為負責(不得再繼續行使表達意見之權利),不法阻撓本人合法行使表達意見之權利之實情。

綜上所述,即知該局「歪曲事實及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之平白妄加以本人莫需有罪名之一斑,以遂阻撓前述本人表達意見維護自己權益權利之合法行使目的,惟彼濫扣之莫需有罪名根本不能成立,本人其後仍將繼續至桃園國際機場航空站(第二航廈)大門外旁邊靠牆柱之寬敞走道邊,和平理性之合法行使表達意見維護自己權益之權利,如民航業者及航警局再來非法阻撓、剝奪本人合法表達意見之權利行使,則本人將誓死抵抗,以捍衛自己合法擁有之權利-請大家密切注意後續之發展。

  

  

  【台灣雅虎】